说我心里装着别的男人,你介

作者: admin 分类: w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05-11 12:51
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这婚事由不得你不答应。”
  徐老夫人又把目光转向魏昭,“我那日跟你说的,曜儿纳蕙儿为妾的事,你可改主意了?”
  四爷徐询惊愕地抬起头。
  “没改主意,母亲,蕙妹妹答应条件,我同意她进门。”
  魏昭的口气没有一分商量的余地。
  “那你是坚持让蕙儿喝绝子汤?你不怕我告诉曜儿?”
  徐老夫人等她自己想通,改主意,因此这几日没跟徐曜说。
  “我没打算瞒侯爷。”
  魏昭说得坦然。
  徐询忍不住,“二嫂,你这也太狠了,叫蕙姐姐喝绝子汤,她这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子女,太惨了。”
  “四弟,没人逼她,她可以选择。”魏昭正色道。
  “可是,二嫂,蕙姐姐已经等了二哥三年,是二哥把蕙姐姐耽误了。”
  徐询觉得自己的话有理。他二哥应该对慕容蕙负责任,他对慕容蕙产生不能对外人道的心思,不能娶她,但他还是希望慕容蕙好。
  “耽误三年,比耽误一辈子好。”魏昭道。
  徐询万分惊讶地看着魏昭,张了张嘴,魏昭的话,他没法驳。
  魏昭轻蔑的表情,不屑地说;“一个做妾的,比奴婢强不了多少,为何一定要生自己的儿女,庶出子女低人一等,明明可以做正室,堂堂正正的主子,却为了一己私欲,累及子女。”
  徐询听魏昭诋毁慕容蕙,面色涨红,“二嫂怎么能说出这种话,庶出子女怎么了,不一样也是人。”
  “四弟是嫡子,自然不知道庶出子女的苦楚,你觉得庶出子女在府里跟你的地位一样吗?”
  魏昭一席话,屋里不只徐询,其她人自然想到那个从小备受冷落,胆怯不争的二姑娘徐玉嫣。
  徐老夫人的脸色不好看了,赵氏紧张地看着魏昭,没想到魏昭平常看着柔顺,说话一点不留情面。
  徐老夫人冷笑几声,“二媳妇,你说得好,你就差指着我的鼻子派我的不是。”
  魏昭惶恐,赶紧站起来,“儿媳不敢,儿媳指的整个现状,不是指哪家府里,母亲豁达智慧,儿媳敬重母亲。”
  几句话,徐老夫人心里的不快烟消云散,“询儿的婚事了了,再说这件事。”
  徐老夫人当务之急是赶紧给四子娶房媳妇,徐询镇日往她这里跑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家丑捂都捂不住。
  徐老夫人拍板定下,“就容家姑娘。”
  魏昭跟赵氏从老夫人屋里出来,赵氏锤了她两下,“方才你可吓死我了,好在你长了一张巧嘴,母亲没跟你计较。”
  魏昭跟赵氏分开,回到东院,书香跟芙蓉、香茗在屋里,魏昭问:“侯爷没回来?”
  芙蓉说;“没回来。”
  芙蓉和香茗不敢离开上房,怕被杏雨那个小蹄子钻了空子。
  魏昭洗漱了,叫书香拨亮了灯盏,取出纸笔,预算开新窑初期投入,一项项仔细列了,估算初期投资成本。
  徐曜回来时,看见魏昭趴在桌上睡着了,抽出她压在下面的纸张,密密麻麻数字,一堆材料名称他不熟悉。
  徐曜觉得自己这个夫君当得很失败,她人都嫁给自己了,却不想依靠自己,给她个肩膀,她都不靠,缺银子花,她可以朝他要,难道他徐曜连自己的女人都养不起?
  趴桌上睡不舒服,徐曜把她抱到床上,脱了衣裳,徐曜摸魏昭身体很凉,魏昭来月事,手脚冰凉,徐曜把她抱在怀里暖,魏昭睡梦中往热乎的地方靠,紧紧贴在徐曜身上。
  魏昭这回月事拖得久,镇日困乏,清晨醒来时,身边床铺空空的,恍惚徐曜昨晚回来了,帐子落下,帐子里光线暗淡,魏昭拉开帐子,外面天已经大亮。
  招呼书香,书香等在外面,听屋里魏昭叫人,走进来,“夫人醒了。”
  把纱帐挂在床两侧,魏昭起来穿衣裳,“侯爷昨晚回来了?”
  “侯爷回来时夫人睡着了,早起,侯爷有事先走了,不让叫醒夫人。”
  书香把绣鞋拿到魏昭脚下,魏昭穿鞋下地。
  吃完早膳,魏昭举着兴伯从马家窑拿来的白瓷碗,书香在旁,问书香,“你觉得如果在白瓷器上绘图案是不是更好?”
  书香道;“白瓷器单调,奴婢觉得如果绘图案更好。”
  魏昭拿出那卷在青山寺临摹的图画,“如果每一件瓷器的手绘图案都是一个故事,更有趣味和观赏价值。”
  她的手臂伤痊愈后,着手这件事。
  这时,周兴顶着正午的烈日,匆匆走进院子,来到上房门前,轻咳了声,屋里魏昭听见,扬声说;“兴伯来了,请进来。”
  站在珠帘后的芙蓉走过去打起门帘,周兴走了进来。
  周兴面带喜色,作揖,“奴才给夫人请安。”
  “兴伯,马家窑的把头说妥了吗?”
  “说妥了,夫人,就是工钱高,是普通把头的三倍。”
  “只要有真本事,能出好瓷,三倍工钱值。”
  魏昭把手里的详细清单,开窑需要材料预计成本费用交给周兴,“兴伯,按这上面准备,马家窑原来也是烧白瓷,有的东西能用就用,缺的东西补充,最好三日后能开窑。”
  周兴接过单子,看了一眼,踹起来,“我回去跟把头商量。”
  下午,魏昭挑选整理青山寺画图,把选出来的放在一边,准备作为参考,重新画一套图案。
  杏雨看屋里没人,悄悄进来,魏昭一抬头,“有事吗?”
  “奴婢听说侯爷回府了,让四爷找去了。”
  魏昭放下手里的画卷,看看屋角的滴漏,到晚膳时分了,看来徐曜留在徐询哪里用饭。
  徐询到底沉不住气,听说自己逼慕容蕙喝绝子汤,心疼,慕容蕙可真有手段,把徐询迷得神魂颠倒,甘愿为她出头。
  如果慕容蕙知难而退,转投徐询,以徐询对她的痴情,娶做正妻,不是没有一点可能,那样慕容蕙倒不失为一个聪明人。
 
 
第39章 
  徐曜回房时, 已经是二更天, 徐曜被四爷徐询拉去喝酒, 喝到徐询醉了, 徐曜才告辞回东院。
  魏昭还没睡, 正伏案画图, 徐曜走过去, 拿起画稿,看是人物工笔画,笔法棉密细致。
  徐曜有些吃惊地看看她, 魏昭解释说:“我想在白瓷器上绘工笔画。”
  放下画卷, 徐曜在她对面坐下, “阿昭,我们谈谈好吗?”
  语气温和, 态度诚恳, 攻心之策。
  魏昭把笔搁在青玉笔架上,挺直身板, “侯爷你说吧!”
  一句侯爷, 两人间的距离一下拉开了。
  “阿昭, 慕容蕙的事,我们刚成婚,我没机会跟你说, 慕容蕙的父亲曾救过我父亲, 我父亲应许她给我做妾, 她从十五岁开始等, 阿昭,男子汉大丈夫,我父亲的的承诺,我这个做儿子不能不替父亲守诺,我徐曜堂堂大丈夫,不能平白耽误一个女子,你说的绝子汤,我如果答应让她喝了,害了她一辈子,于良心不安。”
  徐曜说时,魏昭背着灯影,乌黑的大眼睛没有一点光亮,徐曜想看清她的表情,她的脸隐在背光地方,看不清楚她的表情。
  清冷的声音,徐徐传来,“曜郎,既然有恩,何不娶做妻?”
  “阿昭,她要求不高,只要做妾就行,难道你都不能答应吗?”
  徐曜声音里几乎恳求。
  “对不起,我不答应。”前,书香悄声问;“夫人,奴婢去请侯爷吃早膳。”
  “不用请了,他想回来,自己就回来了,不想回来,你还请他做什么?”
  早膳摆上桌,芙蓉跟香茗上来侍候,芙蓉问书香,“昨晚我看见侯爷回来了。”
  书香瞟了她一眼,芙蓉明知故问,道:“侯爷走了。”
  “侯爷早起走的?”
  芙蓉听见上房门扇响,夜里听得很清楚,看见好像徐曜出去了,想跟书香证实一下。
  书香带搭不理的嗯了声。
  魏昭低头吃燕窝粥,这是徐曜告诉厨房每日给她送的,给她补身子,她有意无意抬头看对面座位空的,一顿早膳吃得没滋没味。
  傍晚时分,徐曜骑马进了侯府大门,下马,把马鞭子扔给小厮,朝内宅走去,走了几步,停住脚步,折回来,往外院庆泊堂走去。
  小厮莫风和留白跟在侯爷身后,侯爷每日回府,都直接去东院,今日直接回到庆泊堂,莫风和留白跑前跑后,侍候侯爷洗脸,侯爷面色不虞,二人提着心,小心侍候着,怕惹恼侯爷。
  侯府大厨房送晚膳,莫风和留白看侯爷坐在书案后看书,拧着眉,莫风和留白互相推诿,最后留白仗着胆子说:“回侯爷,晚膳侯爷回内宅吃?”
  莫风和留白看出来侯爷跟夫人两人闹别扭,侯夫人不派人来请侯爷,不给侯爷一个台阶下。
  “把饭菜端来。”
  二人听出侯爷心里极不痛快,不敢再问,赶紧跑去厨房告诉,送晚膳到庆泊堂。
  内宅东院,书香和芙蓉几个丫鬟摆上晚膳,大厨房送饭的媳妇说侯爷的份例饭菜送外院庆泊堂去了,说侯爷吩咐的,书香也不敢跟魏昭说。
  魏昭也没问,坐下就吃,好像没徐曜这个人似的,夫人起居极有规律,人定入睡,卯时中起。
  连着三日侯爷没回内宅东院,夫人问都没问,芙蓉和香茗好生纳闷,侯爷跟夫人生气,夫人竟然像没事人似的,该吃吃,该睡睡。
  桂嬷嬷家去几日,听书香说夫人跟侯爷闹别扭了,进屋看夫人在屋里看一幅画,“夫人,奴婢当家的说马家窑这今日出窑,请夫人过去看看。”
  “兴伯辛苦了。”书香没在跟前,魏昭朝窗外喊杏雨,杏雨在院子里晒被子,听见喊声跑到窗下,“夫人有事吗?”
  “你去大房,跟大夫人说老夫人寿诞快到了,我上街看看,给老夫人准备寿礼,回头你找常安说我要出门。”
  杏雨一溜烟地跑了。
  桂嬷嬷看屋里没人,说;“夫人因为慕容那个贱人跟侯爷闹,依奴婢说,夫人就答应侯爷,等慕容那个贱人进门,还不是夫人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,奴婢听说侯爷三日没回后宅,小夫妻长期斗气,慢慢就疏远了,感情淡了,到时候夫人后悔就晚了,夫人听奴婢一句劝,跟侯爷服个软,请侯爷回来。”
  “嬷嬷,这不是平常吵嘴斗气,慕容蕙那种人进门,引狼入室,侯爷对我心淡了,我不强求。”
  要说不难受,那是假的,但感情强求不来。
  杏雨回来,进门说:“夫人,大夫人说夫人出府早去早回,常安已经套好车,在前院等夫人。”
  这时,书香进来,魏昭说:“跟我出趟门。”
  魏昭换好衣裳,又从钱匣子里拿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主仆二人走到前院上车。
  常安赶车,大夫人赵氏不放心,又派了两个小厮跟她出门,常安跟两个小厮坐在车前,魏昭跟书香坐车里,魏昭在萱阳城里不骑马,骑马太招摇,她出门都是低调出行。
  马车出了萱阳城门,魏昭撩开车门帘,问常安,“还有多远?”
  “七八里地,马家窑就在马家村后山上。”
  这段日子常安跟兴伯跑窑的事,一日来回几趟,路走熟了,马车沿着官道走,往马家村去的路况很好,马车平稳,只有几处路面颠簸。
  到了马家村,马车直接赶到后山,魏昭探出身子一望,一座山有二十几座瓷窑,马家窑在中间,是十几年的老柴烧窑,窑工都有十几年的经验,魏昭去了,兴伯给她介绍季把头,魏昭看这季把头四十出头,脸和手都很粗糙,一看就是常年干窑工活。
  季把头看见魏昭露出惊讶神色,大概觉得夫人太年轻,魏昭说;“季把头,我听说你经验丰富,做这一行多少年了?”
  季把头看见美貌的夫人有点拘谨,“我干了二十几年了,这次准备了四五天,今天一会出窑,夫人看看手艺中不中。”
  兴伯跟他事先讲好的,手艺好,留用,工钱三倍,手艺不好走人,另请高明。
  出窑了,入窑一色,出窑万彩。魏昭看有六七百件白瓷器,魏昭拿起一只碗,冲着光亮处看,釉色均匀,其中不乏窑变因素,总体烧白瓷水平还是很高,魏昭对这个季把头很满意,定下工钱。
  魏昭对季把头说;“我想物色几个画工,我出图案,在白瓷器上绘工笔画,烧出的瓷器不在多,而在精。”
  “瓷器上绘工笔画,东西就值钱了,成了精品。”季把头说。
  “只是画工难找,这批白瓷不错,但我要求的白瓷纯净度比这个要高,季把头你多琢磨琢磨,如果能出臻美的白瓷,我给季把头赏钱。”
  “我这先谢夫人给了我最高的工钱,夫人能信任我,我姓季的不卖力,对不住夫人,这是第一次出窑,我这不是说大话,将来能烧出最好的白瓷。”
  这个季把头有手艺,人也稳重踏实,魏昭对他挺满意。
  魏昭在马家窑呆了一上午,下午赶回萱阳城,路上想徐老夫人的寿诞还有十几日,如果准备寿礼,金银珠翠没什么稀奇,魏昭便想画一幅图,画萱阳城最热闹繁华街景,粉饰太平。
  马车行驶入萱阳城时,时辰尚早,魏昭吩咐常安,“找热闹地方转一圈,我们再回府。”
  常安以为夫人要看热闹,把马车赶到得胜桥,桥头特别热闹,酒楼茶肆小商贩,桥下有画舫船,游人如织,骑马的,坐轿的,挑担的,各色人等,一片兴旺景象。
  马车停在热闹街市上,魏昭看一间□□时的茶楼,正对着热闹的街面,魏昭带着书香和常安走进春时茶楼,茶楼掌柜的过来,看是年轻夫人,恭敬地问:“夫人喝茶楼上请。”
  魏昭说;“我想包你楼上一个包间,每日下楼来此饮茶。”
  掌柜的当然乐意,“夫人,我楼上有几间光线好,视野开阔,夫人不妨上楼上看看。”
  掌柜的带头,领着魏昭三人上楼,楼上有四五间单间,魏昭挑了一间临街开窗,看见四通八达的街道的房间,茶楼环境好,幽静,适合作画,于是交了订金。
  这一切安排妥当,魏昭乘车回侯府。
  马车经过街道,街道两旁的房屋被晚霞笼罩,家家户户烟筒里冒出炊烟,已经到了做晚饭时辰,常安快马加鞭,到了侯府正们,叫开侯府大门,马车驶入侯府,停在前院。
  魏昭搭着书香的手刚下马车,看见徐曜骑马进了侯府,身后跟着亲卫,前呼后拥。
  魏昭佯作没看见,提裙朝内宅垂花门走去。
  徐曜下马,看着魏昭的背影,夫妻二人三四日没见面,见面竟然陌生得连话都不说了。
  魏昭脚步未停,书香紧紧跟在身后,魏昭很气,徐曜竟几日不进内宅,明明天天回府,故意冷落她,让阖府上下看她笑话,魏昭也不能低头,她边走,心里挺难过,两人去西泽州的一路,她以为他对她很好,没想到翻脸无情。
  徐曜站在原地,望着魏昭的背影,半天没动地方,莫风小心地说;“侯爷,夫人对侯爷视而不见,侯爷这口气不能忍,回内宅质问夫人,三从四德家里怎么教导的。”
  这几日,莫风和留白事跟着侯爷的贴身小厮,大气都不敢出,侯爷整日阴沉着脸,每晚走到这里,都朝内宅看,夫人不给侯爷台阶,奴才们不能不给侯爷找个台阶。
  留白赶紧溜缝,“侯爷,方才夫人明明看见侯爷,对侯爷不理不睬,侯爷就该回内宅问问夫人,看见夫君不该笑脸相迎。”
  徐曜瞪了二人一眼,朝庆泊堂走去。
  侯爷心情不好,莫风和留白不敢上前,在后面跟着。
  管家金昇说;“侯爷,这会大厨房送晚膳了,奴才叫把侯爷的份例饭菜送到内宅了。”
  徐曜没说话,放慢脚步,继续往庆泊堂走。
  魏昭回到东院,杏雨看见魏昭进了院子,跟到上房,魏昭看见大厨房几个媳妇送晚膳刚走,晚膳放在桌上。
  芙蓉听见脚步声,跟香茗站在堂屋恭迎夫人。
  魏昭直接去净房洗手,等她出来,芙蓉回道:“夫人,大厨房晚膳已经送来了,现在摆饭吗?”
  魏昭嗯了一声。
  芙蓉犹豫,“大厨房把侯爷晚饭份例送到内宅,夫人看是不是请侯爷回内宅吃晚膳。”
  “把侯爷的份例送到前院庆泊堂。”
  芙蓉闻言,把一样样菜肴装作食盒里,提着去前院。
  徐曜在书房里来回踱步,莫风、留白还有管家金昇都不敢出声,这要转悠到啥时候。
  门外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,门口侍卫跟一个女子说话声。
  芙蓉提着食盒走了进来,三个人都看她,徐曜站住,看她手里提着描金黑漆两层提盒,芙蓉把提盒放在桌上,温柔地对徐曜说;“夫人命奴婢把侯爷的份例饭菜送来。”
  几个人傻眼了,猝不及防徐曜手一扬,啪地一声,提盒盖子落在地上,吓得芙蓉赶紧把住食盒,里面的菜肴才没撒了。
  芙蓉吓得脸白了,急忙把饭菜取出来,放在桌上,赶紧走了。
  芙蓉回到内宅东院,魏昭已经用过晚膳,看见她提着提盒进来,也没问。
  快入夏了,昼长夜短,晚膳后闲来无事,魏昭对书香说;“拿着琴,好久没弹琴了,到园子里。”
  主仆二人出门,往花园里走,书香抱着琴。
  侯府花园,魏昭最喜欢云水阁,此处僻静,又有一泓湖水,周围栽种名贵花草,魏昭叫书香把琴摆在云水阁里的石桌上。
  魏昭坐在石鼓上,抚琴,琴声悠扬,飘过静谧的湖面,魏昭没想到这个僻静的地方还有一个人。
  三爷徐霈在花园里闲步,隐隐约约听见琴声传来,徐霈顺着琴音走过去,傍晚已朦胧的光线笼着一个穿紫纱衫,白绫裙的女子,坐在云水阁里弹琴。
  徐霈失声道;“二嫂。”
  朝廷派特使欧阳锦来萱阳城时,魏昭弹奏一曲,当时的曲调激越,如金戈铁马,气吞山河,现在听魏昭弹的这首曲子委婉缠绵,曲风完全不同。
  一曲毕,徐霈鼓掌,“好!”
  魏昭顺着声音看去,原来是三爷徐霈,徐霈站在湖边,身材颀长,如玉树临风,魏昭道;“魏昭不知三弟在此,扰了三弟清净。”
  徐霈走到水阁里,“此琴此景,真恍如人间仙境。”
  魏昭只道他是客气,天色已暗淡,魏昭叫书香收拾琴,同徐霈一道往回走。
  徐霈边走边说;“二嫂的琴声宛如天籁,二嫂的师傅一定不是凡夫俗子。”
  “三弟过奖了,我师傅的琴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,可惜我天资不够,没有完全学到师傅他老人家的精髓。”
  “二嫂过谦了,二嫂的琴技已经出神入化,不知道二嫂是怎样炼成的”
  “自古严师出高徒,我算不上高徒,我师傅对我要求严苛,初学琴的时,曾不眠不休,为了达到师傅满意,废寝忘食,我师傅不收徒,徒弟仅我一个人。”
  “二嫂得遇名师,是二嫂之幸。”
  据舅母说,这一切都是生母安排的,从前她以为是自己幸运。
  “三弟,我听母亲说你跟吴家小姐已经定亲?”
  徐霈苦笑一声,“二嫂,吴家小姐是扁是圆我都不知道,哪里像你跟二哥之前彼此认识。”
  “我们成亲前,也不了解,只见过
  魏昭果断地说。
  “一个妾而已,你何必计较。”
  徐曜苦恼,四弟徐询百般求他。
  “徐侯,我意吗?”
  “阿昭,我只是给她个名分,没有别的。”
  “你纳她为妾,又不给她感情,这对她就不残忍吗?”
  “阿昭,我说什么你都不答应了?”
  徐曜声音冷下来,浓黑的眸注视着她。
  “不答应。”
  魏昭别过脸。
  徐曜站起来,魏昭耳边响起哗啦啦珠帘碰撞声,须臾,徐曜的身影消失了,眼前珠帘晃动,人已经走了。
  书香跑进来,骇然地问:“夫人,你跟侯爷吵架了,奴婢看侯爷好像生气了?”
  “侯爷要纳慕容蕙为妾,我没答应,下了他的面子。”
  魏昭也很生气,他还走掉了。
  “夫人,恕奴婢直言,侯爷不能一辈子只有夫人一个女人,不是慕容蕙也是别人,不然,夫人就答应侯爷,老夫人高兴,侯爷高兴,四爷高兴,皆大欢喜。”
  “她们都高兴,我一个人不高兴,我活着不是为了别人高兴,而委屈自己。”
  魏昭望望窗外,已经快三更天了,徐曜一走,不能回来了,对书香说;“闩门,睡觉。”
  书香犹豫一下,“夫人,万一侯爷又回来了,进不来屋。”
  窗外一片漆黑,廊下的风灯孤零零发出昏黄的光,照在院子里一地的树影,月光斑驳地照在青石砖地,窗外寂静无声。
  “这么晚了,侯爷不能回来吗?”
  书香闩门,主仆上床睡觉,魏昭睡在里间,书香值夜睡在外间。
  天刚蒙蒙亮,魏昭醒了,没睁眼,习惯地翻身,摸身旁床铺,冰凉空的,这才想起徐曜走了,昨晚没回来。
  洗漱时,就书香和杏雨在跟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